难忘那位老大娘 常 禄

发布日期:2016-06-07 16:24 浏览次数:

 

    作为驻村“第一书记”,无论是上门入户走访还是田间地头调研,与村民接触交谈是一项重要的工作,这既是“第一书记”的职责要求,更是一项密切“书记”和村民关系的重要途径。结合我本人的感受,在与村民的接触中,虽然谈及很多村里发展的问题,但更多感受到的是村民的淳朴、真实,让我内心时刻充满着感动,反省着职责,鼓舞着干劲。其中,有这样一位老大娘让我至今都不能忘怀。

    老大娘名叫赵俊香,91岁高龄了。当初驻村刚开始,在蒜田里走访时,听其侄子简单介绍了她的情况,无子无女,孤寡一人,住在他家。其他情况我没再深问,也没来得及当面了解情况。20154月中旬的一天,在局里开展走访慰问贫困户的活动中,当我和工作组人员提着米面、植物油等生活用品,在后街找到晒太阳的她时,我才第一次真正的见到了很少出门的赵俊香老大娘,也为其坎坷人生所深深感动和引起深思。

    “我真没想到,还有人想着我,还有人来看我……”当老大娘听我们说明来意时,边说着这句话边大声地哭了起来。我当时心里猛然一紧,做好了迎接她“痛陈冤情”的准备。老大娘的哭声如泣如诉,没有要停的样子,为防止引起村民围观,我上前扶着她,请她先回家里。这时,我才注意到,老人不光拄着拐棍,还踱着标准的“三寸金莲”,走路速度自然慢些,我亦步亦趋的伴在旁边。边走,老大娘从衣服的大襟下抽出一面手绢,抹着沧桑面庞上的满脸泪水。而让我没想到的是,一路上,老大娘除了幽幽咽咽的哭声外,说的全是感激党和政府的话。

    走到家门口,确切的说是踱到她内侄的家门口(其侄子一早到县城打工不在家),老大娘将拐棍靠在大门边,摸索着从衣襟内袋里掏出一个红色的小荷包,从小荷包里抽出一把拴着红绳的大门钥匙,颤颤巍巍的往锁孔里插。我上前想帮忙,老人却猛地一躲,把那钥匙攥的很紧很紧,像是在握着根救命稻草似得,我瞬间意识到了那把钥匙对老人的重要性,于是顺从地任其自主打开那扇大门上的小门。进门时,不是我搀着老大娘,而是老大娘紧紧地拉着我。我从老人拉着我手的力道和颤抖感上,能清晰感受到一位耄耋老人的激动甚至是兴奋之情。

    工作组人员将慰问品送到屋里,老大娘招呼着甚至是非得拉着让我们坐下。而她那举动,让我们不能有任何理由就此告别离去,虽然我们还有好几家要走访。交谈中,老大娘说的最多的还是感谢的话,而当我们得知老大娘丈夫很早离世,儿子年少时因疾病身亡,女儿外嫁后遭遇车祸身亡的身世后,我们每个人的表情都陷入了僵硬。作为“第一书记”,我认为这是村里情况最悲惨的一户,而我直到那次走访才了解到这种情况,心中顿时充满了深深的自责。诚然,村里还有几户因残致贫的家庭也很让人同情和怜悯,可是那我都走到过,也走访慰问过。而赵俊香老人面对曾经美好的家庭和接踵而至的飞来变故,承受的不仅仅是生活本身的艰难,还有心理感情的悲痛创伤。我当即从内心对赵俊香老人肃然起敬,真想说一句“老大娘,你是一个坚强的人”,可话到嘴边,竟喉头凝噎,发不出声。

    直到我们出大门的时候,老大娘还要坚持踱着小脚出来送我们,“感谢共产党!感谢政府!……”那场景如同一个镜头定格在了我的脑海中:颤颤悠悠的身影,岁月雕剥的面庞,两只“三寸”裹脚,一根藤杖拐棍……还有那个装着钥匙的荷包,如同炽热生命一般火红。

    这个镜头一直让我坚信,刘油坊村每家每户都会红红火火,因为每家每户都跃动着红红火火的希望。

 

 

信息来源:县委组织部
[全文下载]
打印 关闭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